2)第63章 杀了‘我’_与前夫BE后重生了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派来侍卫,问姑娘何时回侯府。”

  温母一怔,看向温琼,“你可曾与姚世子提过和离之事”

  温琼抿唇,“尚未。”

  她腹中有子,姚宣辞若知晓便不可能任她肆意离去。

  她沉默一瞬,起身,“女儿先回侯府。”

  她才站稳,紧接着被温伯清摁住了肩膀,“你就这样回去”

  他道,“先随我回院子上药。”

  母亲从未打过阿琼,以温伯清多年经验,估摸那一巴掌下去并不重,阿琼都没哭。

  但她皮肤娇嫩,极易泛红留印,现在肯定是不能回去。

  临走,他朝温母道,“母亲,你让那侍卫回禀姚世子,阿琼明日再回。”

  温琼未出嫁时的院子就在主院后侧,时常有人打扫,为的就是等她哪一日可以留宿。

  她提着裙摆跨入院门,绕过小小壁影,便是一片惊艳绚烂的花海,似误入桃源田野一般。

  午后阳光下,一缕清风拂过,宁静安逸仿若时间都慢了下来,可见这院子被平日精心打理着。

  她站在屋檐下,安静地望着这座熟悉又陌生的院子。

  当年温府被抄时,她曾来过。

  家仆婢女们拎着包袱慌乱而逃,官兵看守下父亲面若土色恍惚的走出温府大门,孙氏携着儿女跟在后头哭啼咒骂。

  她母亲与兄长只是神色憔悴冷淡了些,像是局外人一样立于后方。

  姚宣辞攥着她的腕不允她上前靠近,她只能站在远处急切无力地看着,对上兄长那双暗沉的桃花眼时,忍不住埋进男人坚阔的怀里泣不成声。

  她至今不知温家遭流放的天降噩灾,是不是因她而起。

  “站在大太阳底下晒着,傻不傻”丹衣青年取了药膏回来,快走两步将她拉回屋里。

  他细细轻柔为她涂好淡香的透明脂膏,看着她脸上那薄薄红痕,眼里闪过一丝疼惜,嘴上却调侃揶揄,“怎样,知道被母亲打是什么感受了吧疼不疼”

  明媚日光倾洒进屋子里,温琼目光投向屋外灿烂花院,耳边又是温母那失望的语调。

  她轻声道,“只余一点点辣意。”

  温伯清没有错过她眼底的不安和怯意,轻笑,“到底是母亲的小棉袄,不舍得下重手,还偷偷摸摸塞上好药膏给我。”

  果不然,女子眼睛微微一亮,像是蔫了吧唧的花枝遇上水活了过来。

  他将脂膏放在一旁小几上,看了一眼外头天色,“再过一个半时辰天黑,晚膳时就看不出来痕迹了。”

  说罢,那双多情的桃花眼将温琼上下一打量,“上次你不让我把脉,莫不是已经预感有孕了”

  温琼乖巧颔首,嗓音有些哑,“那日我未醒,没听到府医之言,他也未曾告诉我,是我自己出府找了大夫。”

  温伯清顿时拧起眉头,想不通姚宣辞之举,“待再过一段时日,你自会发觉有孕之事,他这是要做甚”

  “我也摸不清他的心思。”她轻

  请收藏:https://m.s3m6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